缚娇索(3)捆了猛干

来源:亚洲AV有码在线天堂,巨乳中文无码亚洲,天堂v无码亚洲一本道,欧洲日韩av无线在码,[高清无码] 波多野结衣, 偷拍亚洲另类无码专区,东京一本到熟无码视频,一本道高无码字幕在线,无码手机线免费观看,一本道香蕉线旡码视频 小编:小影 更新:2019-12-25

上官魅看了看四周,一个人也没有,把她再次捆起来的人是谁?是陈

    不对,陈云明明已经被自己一掌震死,掉到坑 了,再然后……

    上官魅勉强的坐起身子,幸好被捆在一起的双腿没象上次那样被盘在一起捆
死,所以还能有一些活动的余地。

    上官魅挪到床边,将双腿伸到床下,思索着如何解困,现在唯有找到绳上小
锁的钥匙才有可能解开绳索,但是偏偏自己的手指也被包裹的死死的,根本动弹
不得。

    “呜……”上官魅想起了陈云,也许钥匙还在他的尸体上,问题是,那小子
的尸体已经被自己震起的土给埋了,现在自己被捆成这样,如何将他挖出来??

    “到底是谁……把本小姐捆成这副狼狈的样子……呜………”上官魅无可奈
何的坐在床边挣扎了一下,就在这时,分别身着黑白衣服的两个男人突然闯了进
来。

    “大哥……看来我们豔福不浅哪!原本只是想进来讨口水喝,没想到有一个
大美人被人捆好了在等着我们呢。”黑衣人三十岁的样子,一脸胡子,一见到上
官魅被绳索紧缚,赤裸身体的美态,口水差点都喷出来了。

    “老弟我行走江湖二十年,还从没有碰过这等好事,哈哈哈……”白衣人相
貌白净,却一脸猥琐相,一见到美色当前,也不管事情怪异非常,两人立刻沖上
去,将惊讶的上官魅扑倒在了床上,一人抱胸,一人抱腿,疯狂的上下乱摸,对
着那雪白柔滑的肌肤啃了起来。

    “呜?!……呜!!……”上官魅凤眼一瞪双腿一用力,便将黑衣人甩脱,
接着再一踹,因爲被绳子捆住速度不快,被黑衣人一把抓住。
    “哟……这妞还挺辣!爷我最喜欢了!!”说着便死死抱住上官魅的修长美
腿,尽情的玩弄起来。

    “呜!……”上官魅本来即使手脚被捆,光凭内力其实将两人震伤已经绰绰
有余,但是这绳子在她身上各处要穴都有结点压制,使她连十分之一的功力都使
不出来。

    “来,老规矩,我下边,你上边……”黑衣人笑道。

    白衣人听了便淫笑着想摘掉上官魅嘴 的口球,但却发现锁的死死的,拔不
出来。

    “该死,上了锁了?……”上官魅听了松了一口气,但是白衣人随即笑道:
“呵呵,钥匙就在后面的锁孔 。”说着一拧,便将塞口球从上官魅的嘴 扯了
出来。

    “啊……你们这两个混蛋,可知道本小姐是……”上官魅话还没说完,一根
腥臭的大肉棒已经塞满了她的整张嘴,一直撞到了她的嗓子眼 。

    “呜呜!!?……”上官魅凤眼圆瞪,香唇含着白衣人的肉棒正想咬下去,
却被白衣人捏住了下巴,想咬都使不上力。

    “美人,我知道你在想什麽,咬啊,你到是咬啊,本大爷舒服着呢。”白衣
人笑道。

    黑衣人抱住上官魅的双腿,朝前一压,朝上官魅的前身贴去,上官魅那毫无
保护的蜜穴便出现在了黑衣人的面前,黑衣人脱下裤子,一枪便刺了进去。

    “哈哈,好紧,好爽……真是太舒服了……”黑衣人笑着大力抽插起来,两
个人一上一下,将上官魅插的香躯颤动,娇吟不止。

    上官魅长这麽大,纵横江湖数年有余,还是第一次被如此屈辱的被两个武功
远低于自己的男人同时从上下奸淫,羞愤异常,却又毫无办法,那两人越干越起
劲,好象几个月都没有碰过女人的样子,翻过来扭过去的将上官魅的身体掐了个
遍,尤其是那对诱人的双乳,因爲被绳子勒的滚圆硕大,性感无比,被两个人一
人一边,捏在手 肆意揉按,留下了红红的指印。

    “哈哈哈……太爽了,老子要射了……”黑衣人大叫着下身剧烈的抽动了几
下,扑哧扑哧的一连几声,将一股股的精液射进了上官魅的子宫中,然后顺着上
官魅雪白的大腿倒喷出来,白衣人也同时将腥浓的精液射的上官魅满嘴都是,让
上官魅好一阵恶心。

    “呜哦哦!!!……”上官魅媚眼圆睁,在二人身下扭动着雪白的身子。

    “这妞太够劲了,不如带着上路一路销魂如何?”黑衣人说道。

    “好主意,不过眼下兄弟俩还是先爽够了再起程吧。”白衣人说着将肉棒从
上官魅的嘴 拔了出来,将上官魅的身子翻转过去,对準上官魅的后庭,用手分
别捏着左右两办雪白的屁股便硬是插了进去。

    “啊啊?!……”上官魅后庭一阵刺激传来,立刻仰起肉娇叫起来,此时黑
衣人正好将肉棒从她的下身抽出,顺势便捅进了上官魅张大的口中,两人上下换
位,又是好一阵狂插。

    “呜哦哦!!……呜!……”上官魅一连被两人狂干了二个时辰,浑身上下
满是红红的抓痕和射在她白皙肌肤上的精液。

    “啊……啊……”上官魅在一旁娇喘着,面色绯红。

    “大哥,要不要玩点更刺激的?”

    “想是想,但是走的急,工具都没有带在身上,等把她带回去,我俩再玩个
够。”

    “也好,只不知这女人什麽来头?爲何被人捆缚于此?”黑衣人问道。

    “管她什麽来头,既然落在我们俩人手中,就是仙女下凡也要在咱胯下浪叫
求饶……”

    “时候不早了,要赶路了,否则回去晚了,欧阳大姐可不会轻饶了咱们。”

    “什麽话,我看你小子又在惦记欧阳大姐的美腿了吧?哈哈哈……”白衣人
笑道。

    “欧阳?……莫非是……”上官魅在一旁听的真切,心 便想到四天前夜
被陈远山暗算的那一幕,似乎听他在奸淫自己的时候,和什麽人提起过欧阳这个
名字。

    “说,美人,你叫什麽名字,爲什麽被捆于此啊?”黑衣人捏着上官魅的下
巴问道。

    “……本姑娘姬雨红,今日遭淫贼暗算,不想那淫贼离去,又落在你们两个
手 ……要杀要剐,随便你们……”上官魅答道。

    “呵呵,杀?你这等尤物,我们怎麽舍得杀你呢?我们保证从今以后,让你
享尽人间快事,欲罢不能啊哈哈……”

    “哼……就凭你们那两根软腊肠吗?”上官魅故意轻蔑的笑道。

    “哟,这小妞敢小看我们,有意思,看我们将你带回去,让见识一下我们那
些刑具的厉害,哈哈哈……”

    “大哥,该走了,快找东西将这美女的小嘴塞好,路上别被人听见她叫唤。

    “嗯,这塞口球妙是妙,但是不能完全禁声,大美人,爷今天就叫你见识一
下,什麽叫欲呼无声。”白衣人说着从怀 掏出一个白色丝巾,捏住了上官魅的
小嘴。

    “呜!!……”上官魅含着半截丝巾,看着白衣人一点点的将那丝巾揉进自
己嘴中,然后越塞越实,直到充满整个口腔,只露出外面的一小点。

    接着,白衣人用一条红色丝巾勒于上官魅的上下唇之间,将原来的丝巾压在
嘴中,在脑后系紧,最后,再用一宽大的红布,将上官魅的鼻子以下整个覆盖,
从两边拉到脑后缠绕几圈扎死。

    “嗯!!……”上官魅现在小嘴被堵的死死的,只能发出蚊子般的声音,黑
衣人从腰间解下一黑布口袋,一下套到了上官魅的头上,然后将她整个人团起来
在袋中按中,将袋口用绳子捆死。

    “呜!!……”上官魅在袋中缩成一团,不停的蠕动着,黑衣人隔着袋子捏
了捏上官魅的奶子,满意的扛在了肩上。

    二人一路扛着袋子赶路,一路上官魅在袋中玉腿扭动,娇声低吟,光是看着
袋子上那胳膊和长腿的轮廓,便让二人克制不住,三翻四次的解开袋口,将丝发
淩乱的上官魅抱出来放在腿上一顿狂干,然后再塞回去继续赶路。

    几 之外,在一家名爲“缚凤客栈”的小店中。

    一个黑影悄悄的摸上老板娘的房间, 面烛光幽暗,隐约传来梳子发丝间滑
过的沙沙声。

    床前一位和上官魅年纪相仿的美少妇,正将长发在脑后盘起,用凤凰样式的
金发簪固定,香唇轻含胭脂,红豔欲滴,一双妙目婉若秋水,顾盼多情,又带着
几分风尘之气。

    少妇只披着一件红色的长袖纱衣,衣服已然退到胸口,性感白皙的脖子和裸
露的双肩格外的娇豔。

    那黑影摸进了门去,从后面用白布一把勒入了少妇的唇间,然后将少妇的双
手反拧到了身后,将少妇压到床上,用白绳缠住少妇的双腕,非常利落的捆缚起
来,接着,他抱起少妇穿着红色丝长筒丝袜的右腿,将绳子系于膝间,绳头扔过
房梁,一下便将少妇单腿吊起。
    黑影一边用剩余的绳子捆绑少妇的手臂和胸部,一边脱下裤子,握着肉棒,
对準少妇大开的两腿之间那幽密之处,迫不及待的挺了进去。
    “呜……呜!!……”少妇媚眼半闭,随着黑影的抽插掂着脚在原地慢慢的
颤抖打转,那绳子很快勒入少妇半露的胸间,将少妇的酥胸吞入口中。
    “呜……呜……呜……”少妇的身子被黑影紧紧抱住,那沖击从下身至下而上,将少妇顶的不住的仰头娇吟。
    黑影搂着少妇的脖子一阵亲吻,正干的起劲,突然间,从窗外闪入了一团白影,一道寒光直取黑影的后心。
    “谁?!”黑影放开少妇,倒退两步,只见面前一位十八、九岁的白衣女子执剑而立,玉质凝肤,仪容秀丽,黑色的长发在脑后用白丝巾束起,尤其是那对大而明亮的眼眸,清澈明媚,楚楚动人。
    “淫贼柳花绳,总算找到你了。”那女子朱唇皓齿,声音轻柔曼妙,清丽非常。
    “呵呵,楚冰柔小姐,我的小美人,原来你一路跟蹤我到此,到省了我的功夫,来来来,看我将你也捆了,让你二人一同知道本公子胯下的妙处。”柳花绳说着袖口一张,一红一白两道绳子分别朝楚冰柔的上下身缠去。
    “看剑!”楚冰柔用剑档下红绳,一条腿却被白绳捆住,于是将剑锋一转,切断了脚下的白绳,以剑爲中轴,旋转朝柳花绳飞刺而去。
    “啊?!……”此招淩厉无比,柳花绳躲闪不及,被一剑划伤右臂,倒腿几步,夺门就逃。
    “哼,胆小鬼,每次都不到十招便逃,看本姑娘今天……”楚冰柔正要追上去,背后那少妇却大声呜呜的叫了起来。
    “对不起,差点把姐姐给忘了,我这就帮姐姐松绑。”楚冰柔说着一剑挑倒吊着少妇右腿的绳子,然后来到少妇身后,替她将捆住双手的绳子一一解开。
    “呜……”少妇用眼睛看了看嘴 的白布,楚冰柔便赶紧用手将其扯掉。
    “姐姐,你受委屈了,待我追上去杀了这淫贼……”楚冰柔话还没说完,那少妇便从嘴中吐出一阵香气。
    “什麽味道?……你?!……”楚冰柔只觉得身子一软,使不上劲来,那股幽香熏的她连剑也握不稳了。
    “呵呵,冰柔妹妹,你太大意了……”少妇扯掉了身上的余绳,媚笑道。
    “难道……你和他是……”楚冰柔大叫道。
    “没错,他就是我的手下柳花绳,而我的名字叫……欧阳若兰。”少妇微笑着朝楚冰柔走去。
    “女淫贼欧阳若兰?原来是你?!……别过来……”楚冰柔用最后的力气抓紧剑柄,朝欧阳若兰刺去。
    欧阳若兰一转身,握住了楚冰柔的手腕,笑道:“好一位肌肤如雪,柔若无骨的冰清仙子,真叫姐姐我喜欢的紧呢。”
    欧阳若兰说着顺势一拉楚冰柔的手腕,两个人立刻贴在了一起,欧阳若兰趁机香唇袭上,和楚冰柔嘴对嘴吻了起来。
    “呜!?……”楚冰柔杏眼圆睁,脸涨的通红,左手一掌朝欧阳若蓝劈去,不想却被欧阳若兰又抓了个正着。将她的双手一上一下,扭到身后变成“苏秦背剑”的姿势,拉到怀中继续吻个不停。
    “呜呜!!……呜!!”楚冰柔拼命的扭动上身,双腿乱踢,却丝毫无法摆脱欧阳若兰的控制,只能瞪大着眼睛,被欧阳若兰压到了床上。
    “呵呵,不愧是‘玉雪剑’,味道还真是不错呢。”欧阳若兰将香唇从楚冰
柔嘴上移开,媚笑道。
    “我……我杀了你!……”楚冰柔羞愤难当,朝欧阳若兰扑去,却见眼前红纱一盖,整张脸都被包住。
    “呜?!……”
    “天蛛丝雨!”欧阳兰舞动双袖,无数细密的红绳从中飞出,形成了一张大
网,将楚冰柔整个人一下包裹了进去,迅速的收紧,一会的工夫,楚冰柔原本就
很娇美的身段便被绳子勒的凹突有致,玲珑曼妙,大小腿交叠在背后被捆成了一团。
    “呜哦哦!!……”楚冰柔在地上扭动着身子,发出了绝望的呻吟声。
    “师姐多日不见,绳术又精进了不少。”柳花绳不知道什麽时候已经回到了房中,看着地上被捆成一团的楚冰柔笑道。
    “呵呵……花绳你也不错啊,刚才捆的师姐毫无还手之力呢,要是楚冰柔不来,只怕要被你吊在这玩一个晚上了。”欧阳若兰笑道。
    “哪 哪 ,我这等雕虫小计,哪 能和师姐相比,师姐要挣脱我的绳子,易如反掌啊。”柳花绳赶紧答道。
    “对了,黑白索二位师弟,可有消息?”
    “听说他们在路上擒住一绝色美女,不日便带来献给师姐发落。”柳花绳笑道。
    “哦?……绝色美女吗?……真有点迫不及待呢……”欧阳若兰看了看脚下
娇声蠕动着的楚冰柔笑道。
    “花绳,这位小美女就先交给你了,师姐我还有事要办,先出去一趟。”
    欧阳若兰说着便踱出门外。
    “记住,要温柔一些,这小美女很有调教的潜质,要慢慢来哟!”欧阳若兰回头媚笑道。
    ***    ***    ***    ***

    “我原来没死……靠,我都说我不是路人甲……”陈云醒来的时候,发现自
己不是躺在自家的坑 ,而是在一座叫“五福门”的店门外,只是非常的奇怪,
下身那东西坚挺无比,怎麽按也按不下去。
    “欧阳若兰,如此说来,你是不肯交人了?”屋内一中年男子大声说道。
    “呵呵,令千金早已被人买走,我到哪去要人还你?……不过,我倒是十分
想念令千金在床上娇声浪吟的样子呢……”欧阳若兰翘起腿来,被七八个人围着
坐在中间笑道。

    “什麽人买走了??你竟然!……”

    “呵呵,好象是杭州一个妓院的老板吧,记不清了呢。”欧阳若兰笑道。

    “大哥,还跟这妖女浪费什麽时间,先将她擒了再说!!”衆人站起身,将
欧阳若兰围在了中间。

    “怎麽,要动手吗?来啊,你们要是能抓住我,就可以拿我去杭州换回你们
的千金小姐哦!”欧阳若兰娇声说道。
    “这骚货,给我拿下!!”衆人说着上前就要将欧阳若兰按住,欧阳若兰往
后一仰身子,前后两拨人便撞到了一起。

    “哈哈,你们看清楚了,我在这呢,来抓我啊!”欧阳若兰笑着轻点地板,
踩过衆人的头顶,然后袖口一扬,无数的丝带便将衆人抽的飞了出去。

    “哎哟……啊……”一帮人立刻躺在地上呻吟起来,根本没有还手之力。

    “呵呵,就这两下子,还有胆跑来找我要人……都省省吧,老娘告辞了。”

    欧阳若兰看着地上的衆人笑了笑。

    陈云在窗外见这欧阳若兰美貌异常,妖媚撩人,与上官魅相比不见的逊色多
少,而且浑身上下带着一股浪气,让男人见了更加的兴奋。

    怀中的绳索和‘淫浪酥骨散’都在,陈云色从胆边生,埋伏在门旁,等欧阳
若兰一经过自己潜入的房间,便突然从身后闪出,先用黑袋一下套住了欧阳若兰
的头,趁她没反应过来,扭住了她的双手将她拖进了屋 就要上绑。

    “呜!……”欧阳若兰被陈云压在身下,双手反扭,也看就要被捆住,突然
腰间一发力,将陈云整个人都甩下身来。
    “哼,原来还有一个人埋伏在外面吗?功夫这麽差也想擒住老娘?”欧阳若
兰一把扯下黑袋扔到一边笑道。
    “呀!!”陈云原本早该害怕的退到一边,但是下身鼓胀难忍,化性欲爲力
量,再次恶狠狠的朝欧阳若兰扑了过去。
    “一点武功都不会还敢来?”欧阳若兰笑着玉腿一擡,便将陈云绊了个狗啃泥,陈云起身,再次象欧阳若兰扑去,如此数次,脸上已经是鼻青脸肿。
    “呵呵,你这人倒还真有趣,好吧,反正时间还早,老娘就陪你玩玩。”
    欧阳若兰看见陈云手中的绳子似乎有些特别,来了兴趣,坐在床边将双腿搭起媚笑道。
    “听着,现在我就坐在这 任你捆,待你捆好之后,倘若我一盏茶的时间挣脱不开,就任你处置,如何?”欧阳若兰说道。
    陈云听完,整个人僵住了,过了一会,竟然泪流满面。
    “?……你这人怎麽哭了?……还不快来,老娘可就不陪你玩了。”
    欧阳若兰奇怪的问道。
    “苍天哪,作者啊,我终于等到这句话了……”陈云泣不成声,握紧了手中的绳索,如饿虎扑食般朝欧阳若兰扑了过去。
    他先将欧阳若兰的双手扭到了身后,将绳子系于欧阳若兰的玉颈之上,然后拉到后面,分别顺着两条藕臂一圈圈捆到手腕,在手腕处将两股绳子交合捆绑。
    “你这是……五花?好传统的捆法……有点无聊呢,我可提你,这种捆法我一眨眼的工夫就可以解开……”欧阳若兰回过头笑道。
    陈云继续捆着,绳路又有了变化,她将欧阳若兰的双手手指并拢,用绳子捆在一块,朝脖子吊去。
    “这回是背手拜观音?有趣,我倒要看看你还有什麽花样?”欧阳若兰明显
感觉到双手逐渐被勒紧,然后脖子处也有了明显的压迫感。

    “御女十八绳式第一式,专门对付擅长挣脱捆绑的老手,先行无花,固定双
臂,再行逆吊,逐渐收紧,十指贴合……”陈云按着书上的内容,将绳子拉到了
欧阳若兰的胸前。
    “捆的挺紧的嘛,我的双手已经动不了了呢。”欧阳若兰看着埋头收紧绳子的陈云笑道。
    “女人的胸部是最敏感的部位之一,对胸部丰满的女人,一定要在根部将绳子缠绕三圈以上勒实,这样才会将乳房勒的挺拔滚圆,如果待会你先玩弄我的胸部,还可以先将我的衣服褪下,直接贴着肉捆……”
    欧阳若兰被捆的隐又上来了,竟然指导着陈云一把将自己胸前的纱衣一把扯脱,露出两个饱满高耸的乳峰,然后陈云按照她说的,在根部用力的勒了三圈,果然将欧阳若兰的乳房勒的无比高挺,弹性非常。
    “然后呢,你可以再用绳子在我乳房的中间勒上几道,这样我就会……

    啊!……好……就这样……好紧……“欧阳若兰看着陈云用绳子将自己的双
乳前后勒成了两截糖葫芦,使得乳头硬硬的突了出来。

    “看你的捆法,又变成了东瀛的龟甲缚?真是够乱的,丹田乃聚气之地,如
果你想让我无法挣脱,最好在肚脐上勒上一个绳结,这样我就无法正常的运气使
劲了呢……好,再用力点……啊……然后再用绳子穿过我的下身,将绳子勒进去
……啊!!……呀……再用力……啊啊!”欧阳若兰的蜜穴被两道绳子深深的勒
了进去,刺激的她面色绯红,大声娇叫起来。

    “下面……该到我的双腿了呢……”欧阳若兰看着陈云将绳子系在了自己的
脚踝上。

    “等一下,你是不是想趁我被捆着的时候……强奸我呢?……”欧阳若兰突
然盯着陈云那怒挺的下身,娇声问道。

    “什麽?……”陈云一楞。

    “我问你,你是不是等一下想狠狠的操我……”欧阳若兰低下头,媚笑着小
声喃道。

    “没错,我要干的你两眼翻白,浪叫不止!”陈云见对方那麽直接,自己也
不好谦虚,于是大声答道。

    “好,那你最好把我的双腿分开来捆,你可以先将我的双腿弯折,大小腿捆
在一块,然后分开拉到身体的两边,在膝盖处引出绳子和我胳膊上的绳子捆在一
块,对……再用力些,不然等一会我可就拉脱绳子跑了哦。”欧阳若兰的双腿于
是被陈云一左一右,分别折叠在一起吊在了左右两边的胳膊上,成“M”字型固
定好,下身蜜穴大开,毫无防备。

    “很好,捆的真紧呢,捆完了吗?”欧阳若兰笑着问道。

    “什麽?……”陈云还没反应过来。

    “笨蛋,我这样可以很方便的用嘴将膝盖处的绳子咬断,你还要找东西把我
小嘴堵死才行。”欧阳若兰笑道。

    “哦……”陈云这才想起,还有塞口球没用上。

    “你将那毛巾揉成一团,塞进我的嘴 ,要一点一点的塞实塞满,然后,再用大块的白布封在外面,在我的脑后绑死,我最喜欢嘴巴被东西塞的满满的感觉了……”欧阳兰脸上泛起了癡女特有的浪笑。
    陈云便照着她说的做了,再将毛巾塞进她的嘴 之前,欧阳若兰还说了一句:“待会你堵好我的嘴之后,游戏就开始了,到时候你可以用任何手段来干扰我挣脱绳子,明白吗?”欧阳若兰媚笑道。
    “呜……”陈云将毛巾一小团一小团的塞进了欧阳若兰的嘴中,然后按照她说的,用一大条白布缠绕了几道在脑后绑死。
    “呜!……呜!……”现在欧阳若兰被捆的死死的,嘴巴也被塞上,开始挣
扎了,陈云迫不及待,脱下裤子,让下身彻底解放,按中欧阳若兰,将肉棍对準
大开的蜜穴以雷霆万钧之势捅了进去。
    “呜!!呜!!呜!!……”欧阳若兰娇媚无比的浪叫起来,她一边享受着
这种被人强奸的刺激,一边悠閑的用紧能动分毫的手指开始解绳,不过她马上发
现了一个问题,这绳子捆的竟然没有绳结?!
    “嘿嘿嘿,怎麽了,你不是说一盏茶的工夫就能解开吗?怎麽现在一点动静
都没有啊?我干……我干死你,爽死了,哈哈哈……”陈云抱住欧阳若兰的大腿
使劲的干,肉棒摩擦着穴壁吭哧吭哧的响,将欧阳若兰插的浑身不住的颤动。
    过了一会,陈云还觉得不过瘾,干脆将欧阳若兰整个人抱起来,放在自己第的大腿上,用力一按,那肉棒便完全没入欧阳若兰双腿间大开的蜜穴之中,又是一阵狂插,直插得欧阳若兰双乳乱抖,都甩到了陈云的脸上。
    陈云的脸铁着热热的乳房,忍不住一口咬了下去,牙齿深陷入欧阳若兰的右乳前端,来回的摩擦。
    “呜?!呜呜呜!!!……”欧阳若兰被咬的凤眼圆睁,仰头浪叫起来,浑身在疼痛的刺激下更加的亢奋。
    “呀啊!”陈云在高强度的上下活塞运动下,枪管很快暴热,在无比畅快的痉挛中,直接抵这最深处,将滚烫的精液一下射进了欧阳若兰的子宫口,然而射了一次之后,那东西依然坚硬无比,于是继续高速的抽插,带出一股股的白色精液,随着每一次直插到底,被压榨着四处飞溅。
    “呜!!……”第二炮“呜呜!!……”第三炮“噢哦!!……”第四炮,陈云痉挛着下体,第四次将精液射的欧阳若兰满肚子都是,那东西终于渐渐疲软下来,陈云死死抱着欧阳若兰的大腿,似乎还不愿意停火的样子,欧阳若兰盘起的头发已经有些淩乱,美目紧闭,浑身香汗淋漓,娇喘不止,胸部那对留着赤印的大奶子在快速的上下颤抖着。
    “一盏茶的时间早过了,你是我的了……”陈云笑道。
    “呜……”欧阳若兰娇吟一声,倒到了一边。
    陈云爽够了闭上眼睛休息了一会儿,睁开眼睛一看,那欧阳若兰竟然已经坐在床前,正在用手将双腿上的绳子扯下,然后解下了脑后的白布,一圈一圈的解开,再将嘴 的毛巾抠了出来。
    “啊……啊……呵呵,游戏很尽兴呢,小子,我走了”欧阳若兰站起身,将
解下的绳子扔到了陈云面前笑了笑。
    “等等,你怎麽?………”陈云看了看绳子上的小锁,这才记起刚才忘了锁
了,所以绳子捆上去,实际上很容易拉松。

    “喂,别走,我们再玩一次……”

    “呵呵,想捆住老娘,你还早呢……”欧阳若兰说着开门走了出去。
    突然间,从门边串出几个人影,一个人手拿丝绸袋子,一下套在了欧阳若兰
的头上,将袋口收紧,然后几个人同时抓住了欧阳若兰的胳膊,手腕,肩膀,另
几个人用绳子一下捆住了欧阳若兰的大腿和小腿,用力朝两边一拉,将欧阳若兰
放倒在地,然后一拥而上,十几只手一起将欧阳若兰死死地按在了地上,双手反
拧,用力的捆绑起来。

    “呜?!……呜……”欧阳若兰虽然武功高强,但是毕竟是个女人,七八个
男人这样使足了力气偷袭,她一个人的力气还是扭不过,更何况她刚刚被陈云干
的娇喘不止,浑身酥软,就更没力气挣开衆人的压制。
    不一会,几十道白绳几密密麻麻的将她的双腿象缠树桩一样几乎无间隙的捆
在一起,那帮人就是刚才被欧阳若兰修理过的家伙,他们知道欧阳若兰的厉害,
所以这回特别小心,捆完了之后,还用细锁链将欧阳若兰的脚踝,手腕和手指等
各处锁死,那绳子更是勒的深的不能再深,将欧阳若兰原本性感火辣前凸后翘的
身段勒成一结一结的。

    “呜!!……”欧阳若兰躺在地上,象虫子一般蠕动着被勒的快要断成几截
的身子,衆人见她确实无法挣脱,才松了一口气,想起刚才被她痛扁的仇,相互
递了个眼色,便将她擡入陈云所在的房中,丢到床上。
    “小兄弟,干的好,多亏了你我们才把这女淫贼抓住,这回大哥的女儿有救了。”
    “啊……几位是……”陈云见了被捆成麻花的欧阳若兰,看着七八条大汉,自然不敢多说话。
    “啊……无名之辈,何足挂齿,来,小兄弟,老夫房中还有一些药酒,正好替你疗疗脸上的伤,来来……”那大哥说着便不由分说将陈云拖到屋外,刚一出屋,房门便被锁死。
    “妈的,刚才这骚货打的兄弟们满地找牙,这回让她见识见识我们岭南八剑的厉害!!”
    “对对,干死她!!干死这骚货!!”7人纷纷脱裤亮剑,双眼放光,朝着
床上翘着雪白屁股,头还被蒙着,衣服被扯的不成样子还在低声娇吟的欧阳若兰饿虎一般压了过去。
    “呜呜呜!!!……呜!!……”屋内传出一阵剧烈的床震声,接是噼 啪
啦的断裂声,伴随着那个特有的身体间相互摩擦撞击的声音,欧阳若兰的浪叫声
也越来越大,弄的整个房间的墙都有点摇晃起来。

    “啊……小兄弟莫怪,老夫的女儿被那妖女虏去,卖到了杭州妓院,老夫气不过,这才让兄弟们和她理论理论。”
    “我靠,理论?是轮奸……不,是一起上的不能叫轮奸,应该是8P才对!
    妈的,他们只顾着自己快活,倒把我一脚踢出了门外。“陈云心 暗暗骂道。
    “小兄弟怎麽称呼啊?”
    “啊,我叫陈云……啊?大哥你这是要去哪?”陈云见那汉子一脸淫笑,起
身朝欧阳若兰所在的屋子走去。
    “哦,陈兄弟刚擦了药,请先在此安歇片刻,老夫这是去……去和兄弟们一
起,与那妖女一起理论……”说罢敲了敲门,门内声响惊天动地,那汉子敲了半
天见没人理他,索性一脚将门踹开沖了进去,然后再回身将门关上。

    “啊,大哥,你怎麽来了?!”屋内传出几个人粗大的嗓门声。
    只听那大哥在屋内大喝一声喊道:“来呀,弟兄们,摆阵,八剑合壁!”

Copyright © 2008-2028